快捷搜索:
韩寒的革命论加素质论是捆住中国人然后任人宰割

韩寒的革命论加素质论是捆住中国人然后任人宰割

一个社会的进步靠变革和革命,而且有两种大的方向,一个是自上而下,一个是自下而上。革命和改革并没有明显的界限,界限很模糊,是量变质变的关系。?先说自上而下。自上而下可以是改革,可以是革命,执政者也可以革命,不一定革命就是下面搞起来的。比如袁世凯称帝,对他...

闲扯

闲扯

孩子是自己的好。百姓这么认为,皇上也都这么认为。古代的君王,都是马上得天下,即使像三国时的老曹家和司马氏那样,通过“禅让”获得天下,本质也是血腥的。所以,他们总提防着别人家的孩子成了自己的接班人或掘墓人。在“惟辟作威,惟辟作福”的时代,...

吉祥鸟

吉祥鸟

到加拿大温哥华,走出温哥华机场,看到机场的停车场有许多乌鸦,甚至停在车顶上,见到人也不怕生,鸦鸦地叫,绕在人的身边飞。    来接飞机的朋友看我露出讶异的神情,笑着说:“加拿大的乌鸦最多了,加拿大人把乌鸦当成吉祥的鸟。”    “为什么呢?”    “因为乌鸦...

吸引金龟子

吸引金龟子

吃哈密瓜的时候,我对孩子提起童年时代如何抓金龟子的事。    我们把吃剩的果皮拿到树林或稻田,或甚至放在庭院的角落,到黄昏的时刻,就会有许多不知从何处赶来,闪着绿光、黄光和蓝光的金龟子,它们密密麻麻紧紧吸在果皮上,我们常常一口气就抓到几十只金龟子。    然...

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

什么才是真正的爱国主义

爱国主义自古有多种多样的诠释,无论赋予什么样的含义都是一个国家团结一致的思想武器。无数人为之忘我而牺牲,为之颠沛流离,为之忍受痛苦。爱国对于有些国家,则是大多数人民最大的负担。当人民要求卸掉包袱的时候,如释重负的时候就是这个国家用爱国主义绑架人民的时候。&...

采花蜂

采花蜂

我坐在院子里,正欣赏着一朵刚开放的朱模花,正是清晨,朱模花还带着昨夜的露水,在晨曦中微笑。    这时候,一只蜜蜂从阳光里穿行而来,它几乎毫不犹豫的,就停在那一朵朱槿花上,那样投入、专注而忘情地吸着花蜜。微笑、带着露水的朱模花;专注、浑然忘我的蜜蜂,看起来...

官场

官场

拍马溜须由来已久,据说魏忠贤会驯马,便想利用自己骑马的本事来讨皇上欢心。一次皇上亲临校场看赛马、魏忠贤只在自己的马屁股上轻拍几下,眨眼功夫,竟超越别人,夺得冠军。皇帝大惑不解、问他是否作弊?魏忠贤忙跪下说:“奴才识得马性,要马快,万不能光靠鞭子,要顺它性...

放生的麻雀

放生的麻雀

我和朋友在林间散步,看到林间地上散落一些麻雀的尸体,我感到有些不解,朋友说:“是放生的人放出来的麻雀,而且是今天早上才放的。”    “何以知道是今天早上放的呢?”    朋友说:“因为放生的人都是清晨放生,这些麻雀的身体都还未完全僵硬呢!”    有些麻雀在...

人肉

人肉

民族脊梁曾这样说:有明三百年,以剥皮始、以剥皮终。剥皮分各种流派,即使最简单的“剥皮揎草”,也类似今天做动物标本的营生,是个技术活儿。还有一项杀人的技术活儿叫“凌迟”,更是技术活儿。咱老北京刀工精湛的厨师,就曾业余客串过外科手术式杀人的...

《二十四诗品》

《二十四诗品》

雄浑 大用外腓,真体内充。反虚入浑,积健为雄。具备万物,横绝太空。 荒荒油云,寥寥长风。超以象外,得其环中。持之匪强,来之无穷。 ? 冲淡 素处以默,妙机其微。饮之太和,独鹤与飞。犹之惠风,荏苒在衣。 阅音修篁,美曰载归。遇之匪深,即之愈希。脱有形似,握手...

2113123456789... 212?